無錫新傳媒
首頁 > 新聞中心 > 橙視覺 > 正文

世界讀書日

2020

04/23

14:01

來源

無錫觀察

分享

梁實秋說,我有一幾一椅一榻,酣睡寫讀,均已有著,不復他求。

 

的確,書房不在大小,安心即可;藏書不求多寡,悅己就行;器物不必刻意,爽目足矣。晨起暮定,走進書房,涵養修身;世外喧囂,走進書房,神情俱靜。所以有人說,有間書房,是真正的奢侈,此生不再荒蕪。

 

4月23日是世界讀書日,我們走進無錫愛書人的書房,感受他們的心靈天地,聽其訴說怡然自得的“書”式生活。

 

 

             

 陳彤:開窗見山“涵遠齋” 

 

 

 

 

 

陳彤的家,在惠山腳下的一個老新村,這幢樓沒有電梯,她住在頂樓。當她打開家門的一剎那,記者腦海中關于老新村住宅陳舊、昏暗、擁擠的刻板印象全被打破,這是一個明亮怡人的新世界。沒錯,這里就是陳彤的“心”世界。房子住久了,會帶有主人的氣質。

 

陳彤的家,不光是書房,目及所處皆有書,而家具家居的陳設,也“書”適到可以讓你隨手拿起一本書就能靠在一隅靜心閱讀。看累了,往窗外瞧去,透過落地窗,近處是一排排紅頂樓房,遠處是綠意盎然的惠山,這幅無意為之的天然畫面著實舒心又養眼。有書為伴,一人在家的時光也變成了深刻而豐富的享受。

 

1587458749448086924.jpg

 

陳彤十多年前買的這套二手房是復式房,樓下敞亮的書房以及擺有定制書櫥的客廳已讓愛書人羨慕不已,但她卻說,“樓上還有一個專門的書房。”沿著旋轉樓梯上樓,一間精致典雅的中式書房呈現在眼前。紅木家具、印章字畫、木格花窗,一張寬大的書案上,主人剛買的鮮花插在瓷瓶中,一室馨香。

 

與書房一墻之隔的是樓頂花園,有魚池、有紫竹,這該是多少文人向往之地!如果說樓下多少還有生活氣息,樓上完完全全就是她的純粹空間,她最喜歡晚上呆在這里。夜幕降臨,羊皮燈下,或習字、或看書,伴著窗外星星點點的燈光,一天在安靜中畫上句號。

 

陳彤的書房,懸掛著書法家劉鐵平的題字“涵遠齋”,這也是書房的名字,是她向園林文化專家、蘇大博導、無錫人曹林娣求來的,道出了讀書的意義:涵養心靈,思想深遠。書房里的書,文史、藝術類居多,也映射出主人閱讀的偏好。陳彤學中文出身,她說自己看書很雜,但正是她的博覽,讓她有了更廣闊的視野。

 

1587518273252013446.jpg

 

《錢穆傳》《張愛玲傳》《草木緣情》《帶著數字與玫瑰旅行》……因書結緣,陳彤為無錫請來這些書的作者:陳勇、余斌、潘富俊、蔡天新等教授,與眾人分享智慧,啟迪人生。“世界如此之大,隨處可成書房。”陳彤在美國陪讀的日子,經常背著書包去圖書館看書;旅行時,也是書不離手,讀書與行路并肩,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變化。

 

每年8月上海書展,陳彤會去逛上一天,然后帶二三十本書回家。她平時買書以網購為主,但只要經過書店,就不會空手而歸。

 

上月,她路過無錫新華書店圖書中心,進去買走了兩本書《被棄的意象——中世紀與文藝復興文學入門》和《赭城:安達露西亞的文學之旅》。坐在開窗見山的涵遠齋,一頁頁細讀西方文學,品讀文明的流淌,感受心靈的撞擊,這是迷人的生命悸動。

 

 

 劉桂秋:須臾不可離開之地 

 

 

 

 

劉桂秋喜歡在朋友圈與大家分享自己的生活日常,他的書房出鏡率挺高。“在后門外的窗邊,偷得一絲春色。這舉傘垂釣的人啊,你裝飾了別人的夢。”“書房里終于開了空調。那些曬也曬不干的衣服們聞訊,奔走相告,紛紛挨了進來。”“連續多日腰疼、感冒,今日方覺身上稍有些力氣,一人在家,在書房中安靜地寫字,最是人間愜意事。時不時刷到劉老師的朋友圈,會被他在書房中傳遞出的人間溫情而暖到。

 

今年初,劉桂秋從江南大學人文學院退休,有了更多自己的時間,書房便成了他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一個地方。

 

劉桂秋的書房不算大,一扇落地窗占了一面墻,書柜和書桌占了三面墻。書柜中的書擺放整齊,并按照主人的要求進行“排隊”。“這兩個書柜里是經常用的書,查一些無錫地方史料。”“我上過一段時間的民俗文化課,這個柜子里是民俗學的書。”“這里到那里,最下面一排是全套的《無錫文庫》,我去文印店打印了編號貼上去,查起來很方便。”“衣帽間的這個書柜,是我出版的一些書。”“這是我的臥室,床邊的小書柜上是睡覺前看的一些雜書。”“這個書柜里是錢基博、錢鍾書等錢學研究的書。”

 

1587518653444035647.jpg

 

劉桂秋的家是套四居室,光書柜就有11個,就連客廳的裝飾柜,也用作了書柜。但細想想,一本本好書可不就是最佳裝飾物么?

 

劉桂秋教了幾十年的古代文學,致力于鄉邦文化的整理與研究。他的書房猶如一個微型的地方文獻館。劉桂秋說,他的藏書不能跟藏書家的比,這些書談不上收藏價值,他買來只是為了做學問用。他沒統計過自己有多少藏書,但他的書大致可分為三種:精讀過的、作為資料查閱的以及一時沖動購買的。身邊有這么多書,劉桂秋每一天都過得充實又踏實。

 

1587518684573061435.jpg

今年春節起,受疫情影響,劉桂秋多數時間宅在書房里,平均一天要呆六七個小時,看書、查資料、寫書稿、做研究,四個月來,他竟完成了十八萬字的文稿,效率奇高。劉桂秋說,他這一生能夠安妥自己心靈的事,就是看書、寫字,因此,書房是他“須臾不可離開的地方”。

 

劉桂秋不習慣網購圖書,他仍會去書店買書,到他這樣的年紀,對書的選擇也越來越精了,他也常拿老書來讀。除了搞研究,劉桂秋說他也會閑覽“無用之書”。退休前,劉桂秋曾被評為學生最喜愛的老師。他說,課堂上,最能引發學生關注的點,并非課本上的內容,而是他引申發揮的內容,這些內容恰恰是他看所謂的“無用之書”得來的。

 

《慶歷四年秋》《談話的泥沼》《翰林院內外》《歷史的趣味》……這些都是劉桂秋臥室小書柜上的雜書。我們也該讀一讀所謂的“無用之書”,或許讀得多了,也就有用了。

 

 

 

 

 李中林:3萬余冊藏書裝扮家園

 

 

 

 

 

走進李中林的家,你會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130平方米的房子,書房就占了80平方米。而這個被他成為“莢園”的藏書室,四壁統統都是書架,里面擺滿了各種開本的書籍,足足有3萬多冊。“當初安裝這些書架時,請來的兩個木工辛苦了一個多月呢。”李中林笑著回憶。眼前頂天立地的書架,散發著原木的味道,一本本書安靜地躺在里面,就仿佛整個房間都是用“書”做磚而砌成的。“用書裝修房子”,真令人大開眼界了。

 

李中林,作家,筆名李散,1944年出生,祝塘鎮北街人。曾在祝塘中學任歷史教師,執教期間、退休后堅持進行文學創作。而他在圏內最早是以藏書出名的。“十幾歲開始藏書,到現在有60多年了。”李中林說,自己最喜歡收藏筆記體小說,這些正史以外的文字,在反映歷史和人物的時候往往更加真切細膩,文筆也輕松,長短相間,其中還有不少掌故,很適合忙碌的現代人閱讀。

 

他收藏的古代文史筆記小說達到2000多種,其中一套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歷代筆記小說集成》,精裝十六開本,共110巨冊,收集歷代筆記小說751種。明代錢希言的《戲瑕》、楊昱的《牧鑒》等幾百種古本,在一些大圖書館也難得一見。

 

1587519618557052149.jpg

 

走進書房,書櫥前幾塊牌匾特別顯眼:2003年江蘇省“書語杯”十大藏書家、2013年江蘇省“書香之家”、2014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首屆“書香之家”。李中林說,藏書室名“莢園”,意思就是種豆子的園子。“陶淵明有‘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我想我所藏之書能千百年流傳的大概不多,那我的書房就是“草盛豆苗稀”的一畝三分地了。”李中林自謙道。因為藏書多,李中林的作家好友們經常會來借書看,大家就坐在客廳里的簡易沙發上,以書會友,結交同道。

 

李中林覺得,藏書有三種境界。一類是只藏不讀,光記住書名,那是純粹的收藏家;一類是??锤鞣N書中的錯誤,成為學問家;一類是藏書并讀,最后寫書成為作家。在20世紀70年代,李中林就在《解放日報》《新華日報》上發表詩歌,后來因工作忙中斷了寫作。

 

直到1995年,他再次提筆。深受藏書影響,他專注于寫文史隨筆和散文、小說。自2008年至2014年,歷時七個年頭,李中林嘔心瀝血完成了近170萬字的《祝塘鎮志》。

 

特別是2018年,更是大豐收,除了新出版文史隨筆《祝塘九百歲》外,小說集《梧塍記》獲2017-2018年度太湖文學獎,散文集《瓦甕里的菜園》入選香樟文叢2018卷。“這些都得益于我多年的收藏和潛讀。”李中林說。

 

 

 周樂秾:書房從“移動”的小木箱開始

 

 

 

 

 

陽光透過木質的窗戶,照進排放得整整齊齊滿是書本的房間,在光束與斑斕書籍背脊色彩的重疊中,靜靜感受著撲面而來氤氳書香的文化氛圍,一種真真切切的熨貼感也油然而生了。這個房間,便是周樂秾的書房。

 

這段時間,周樂秾正在為書房發愁。原來,住了20年的老房子最近剛剛出售,而新房子還在裝修中,“這一屋子的書可怎么辦?”在與買家磨了幾番唇舌后,對方才終于答應,書房保持原樣不動,直至周樂秾新房裝修好,再把這些書搬走,他這才松了一口氣。

 

宜興藏書人周樂秾的書房20平方米大,柜子里、地上、角落里,所見之處堆滿了各種書籍,走進去兩個人就幾乎無落腳之地了。“有一次作家周國平要來,我趕緊撤了幾摞書出來,不然書房里擠不進人了。”周樂秾笑著說,除了這個書房,家里的房間,只要有空地,都擺放了書籍、雜志,加起來有近2萬冊。

 

1587519716262004814.jpg

 

聊起藏書的經歷,周樂秾的思緒一下子回到自己20世紀80年代還在工廠上班的那段時間。“白天買書,晚上看,書一多,就做個小木箱裝起來,后來書越買越多,小木箱也跟著越來越多,體積也越做越大。”周樂秾回憶,年輕時省吃儉用,就為了花上8毛、1元,能把自己喜歡的書買回來。

 

直到2000年左右,他才終于有了一個像樣的書房,木箱里積攢了多年的“寶貝”終于可以登堂列入書架。他高興地告訴記者,裝修中的新房將會有一間很大的書房,到時能容納二三十個人座談,有書友、作家來作客,再也不用為沒有交流場所而擔憂了。

 

在周樂秾的藏書中,六成是文學類書籍:《世界文明史》、《魯迅全集》《中國文學年鑒》《中國文學最新排行榜》、《泥與焰》、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獲諾貝爾文學獎作家叢書,還有收集了二三十年的特別珍貴的中國人民大學復印報刊資料文學專題精裝系列等,全在他的書柜中站立。此外,巴金、老舍、周國平、余華、史鐵生、賈平凹和劉震云等現當代作家的作品也赫然在目。

 

1587519845067037278.jpg

 

“我最喜歡的作家就是余華,他的書我全都有。”一說起余華,周樂秾很是激動。2002年出版的《靈魂飯》,周樂秾已經記不清從頭到尾翻看了多少遍。他還專門又買了一本,送給當時讀初中的女兒,希望她也能從中汲取文學的力量。

 

前兩年,周樂秾有幸在浙江師范大學采訪到余華,他隨身帶了一本余華在1989年出版的《十八歲出門遠行》,這讓余華大為驚訝:“這一共才出版了一兩千冊!”可見,周樂秾對眼前這位作家的喜愛程度。之后,周樂秾將采訪整理成了兩三萬字的余華訪談錄,通過微信公眾號等渠道發表。

 

腹有詩書氣自華,讀書使人智慧、豁達、淡定自若,也使人知道生命的有限和生存意義的無限。周樂秾參與創辦的惠人書友會堅持純公益的閱讀推廣,如今從本地到全國到海外,從書友到作家、領讀者、文學研究專家,創建了12大系列讀書推廣群,在讀書界贏得了較為廣泛的聲譽。

Copyright(C) 1998-2020 wxrb.com All Rights Reserved無錫日報報業集團無錫新傳媒網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7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009513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06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090203 蘇新網備2006009 蘇ICP備05004020號

四方河南麻将赢牌技巧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5赢钱技巧 股票查询官网 湖北快3走势图一定牛 如何购买股票指数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排列五综合走势图 如何计算自己买的股票涨跌幅 北京快三在哪里可以玩 免费股票软件